勇发彩票

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 >

《北京晚报》60周年:新闻报道背后的故事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中国迎来了又一波改革开放的浪潮。《北京晚报》与时俱进,高调推出了《经济广角》板块,由苏文洋负责的这个版面,广邀作者为改革的新形势鼓与呼!文洋是我多年好友,头脑灵活,见识广博又点子多,是搞新闻专业的一把好手。我虽不是作家,但此时正任《当代电影》副主编,也算是编辑记者的同行,便也被文洋列为约稿的作家。从1991年直至1996年,共为《北京晚报》经济版写了十一篇文章,每篇文章背后都有一段不平常的故事。

《北京晚报》60周年:新闻报道背后的故事

沈及明,曾任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《当代电影》杂志副主编,副编审,电影评论家。 吴祖光学电脑浅尝辄止

写此文的三年前,一位京城作家访美带回一台电脑(PC机),当他兴致勃勃向文友介绍用电脑创作的妙境时,遭到了抗拒,他们质疑:“电脑能代替人脑吗?”“电脑写作不干扰、阻碍文思吗?”可是谁曾料到,三年后的1991年,京城作家、编辑、记者群最热衷的话题就是电脑,一场伟大的科技革命,正发生在我熟悉的作家、编辑朋友中间。

史铁生几乎是京城第一位使用电脑写作的作家。铁生下肢瘫痪,每日坐在轮椅上伏案笔耕,苦不堪言,他的哥儿们多,有专玩电脑的朋友劝铁生改用电脑,铁生执意不肯。他说,有时换一种稿纸都会写不出东西。何况,铁生还写得一笔漂亮的好字呢!热心的朋友也是不管如何,硬是把一台崭新的电脑送到他面前!铁生无法抗拒了,他像小孩子玩电子游戏一样兴趣盎然,情不自禁地开始在键盘上练习打字。结果呢,两年里铁生用电脑写稿,胜过他以残疾之躯爬格子,佳作连篇。

更让我想不到的是,由顽固的电脑写作反对者,变成坚定的支持者的典型例子,恰恰就发生在我家。我丈夫刘树纲(曾任中央实验话剧院院长)是剧作家,已是知天命之年,写了几十万字竟把右手拇指写成了腱鞘炎重伤,疼得不能握笔,不得不开刀。在医院手术台上,手外科主刀医生田伟问他:“手都写成这样了,为什么不用电脑?”伤痛的教训和刺激,使刘树纲转变观念,在手术恢复期就苦背五笔字型输入法,并购置了电脑开始操练!田大夫得知这消息,一天下班后特意骑车转到我家探望,一是告诫他手型的保养与使用,二是鼓励他坚持使用电脑,此外他也是要学习使用电脑制作病案影像资料和教学幻灯片等。田伟现在已是著名专家、积水潭医院院长了,也许他还记得这电脑来临时代的小插曲。

还有一段我十分尊敬的老作家吴祖光先生关于电脑的趣话,着实令人感动,值得一记。

祖光先生当年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,也兴致勃勃地加入学习电脑的行列。老人家请陈建功、刘树纲帮他联系电脑公司的朋友,送一台电脑到他家,并请陈、刘二位去教他使用,从如何开机到如何打字,十分认真。老人家年轻时教过国文,会拼音,当时敲出了一行字:“小凤从外面跑进院子”。大约一个多星期后,祖光先生忽然来电话说:“树纲,请你和及明、建功到利康烤鸭店小聚。”赴约后老人家才告知,这是“谢师宴”,也是与电脑的“告别宴”。祖光先生下了很大功夫,还是习惯不了使用电脑写作。大家都笑着说,“吴老是大书法家呀,沿用传统的笔耕,则会留下多少漂亮的书法手稿啊!”老人家充满童心地对现代科技的孜孜追求,认真的“告别宴”,不也是一段文坛佳话么!

这篇文章发表即获好评。在那个时期,头脑敏锐的企业家们很快捕捉到文化人渴望家用电脑的经济信息,争相开辟这个覆盖面很大的市场。《北京晚报》、北京作协和电脑公司,适时在北京饭店举办了“作家换笔大会”,将写作者们进入电脑时代推向了一个新高潮。

《北京晚报》60周年:新闻报道背后的故事

刊登于晚报1991年12月16日

《北京晚报》60周年:新闻报道背后的故事

发表于晚报1992年3月23日

《北京晚报》60周年:新闻报道背后的故事

发表于晚报1992年8月31日 老演员买切面有钱没钱?

我从事电影编辑工作多年,又住在帽儿胡同文化部宿舍大院,认识不少艺术界人士,每天在大院里也会碰到不少银幕上、舞台上熟悉的面孔。江女士是我敬重的一位老演员,某日在粮店偶遇她去买切面。售货员禁不住问:“怎么天天吃面条?”“吃面条省事又省钱。”“省钱?你们当演员的还没钱?”江女士笑而不语,看着我有些尴尬。

当演员的还没钱?当演员的就有钱?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准确回答的问题。